有缘份可讲吗,购物瘾背后

在很多中国男人心目中,一直就有着十分浓厚的“狐狸精(a foxy
woman)”情结。这种情结,其实就是爱,或者说是喜欢。《聊斋志异》里的一系列狐仙,不知迷倒了多少书生与后生。陈瑞的一首《白狐》,更是让众多的男人为之倾倒、痛不欲生、泪流满面。

记得有篇文章写一个人取消了亚马逊会员之后,网上购物下降了60%以上,其实很多人有类似情形,不停地买买买,家里堆了很多从来没有用过的东西,这叫做购物瘾,消费带来快感,剁手党们有些身不由己。有很多人有了家庭,还是挡不住和这个那个发生性关系,一般人也就罢了,有些名声的,那可是出了大漏子,社会冠以性瘾名头。挣钱消费,是件快乐的事情,只要有能力,完全可以不停地买,即使买一些从来不用的东西。这种购物瘾不算是病态,而是人的一种孤独症状。凡是正常的人,身体就有正常的性需求,如果在能力范围之内,很多人就会有这样的性瘾,这不是病,也不是爱情的湮灭,而是人的一种孤独症状。无论个人还是整个人类,都面临着孤独,孤独是生命本质。人类孜孜不倦地探索着星球外的生命体,又是热切,又是害怕,但至今一无所获,仿佛人类注定要孤独。而人类个体对待孤独的方式,因人而异,有的人拥有很多的爱,亲情的,爱人的,朋友的,一辈子很少感到孤独;而有的人却因孤独陷入某种程度的瘾,性瘾,购物瘾还算是好的,还有可怕的酒瘾,赌瘾和毒瘾等;还有的人会因为孤独难忍,陷入抑郁,甚至结束自己的性命。生命是个过程,孤独形影相伴,对抗孤独的最佳方式就是寻找爱,用爱来替代所有不良的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可以做到的。你为什么而活?为爱而活!5/8/2018

(信缘份吗?今日来说说缘份吧)

男人们人人都在嘴里骂狐狸精,却在心里渴望遇到她、得到她、占有她,甚至连死都不怕。即使在那个特殊年代,无论政治气候是怎样的严酷与“假正经”,男人们仍然在偷偷地喜欢“女特务”、“女流氓”的角色,因为她们会抛媚送眼、送胯摇臀,会甜言蜜语……男人的“狐狸精”情结从未改变,因为“狐狸精”们可以刺激男人们的感官,给予男人们激情,让男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世上有没有相敬如宾不敢说,但夫妻恩爱确实有,信缘份吗?今日来说说缘份吧,我有两个弟弟,先说老家的大弟弟,我这个弟弟在小学四年级时和一个同班女同很要好,这种年龄不算是谈恋爱吧,但两人确实很要好,女同学经常到我家,小学毕业没几年后两人由同学进入恋人阶段,谈恋爱了,女孩对我母亲很好,我母亲也很喜欢这女孩。

但不知从几时起,女人也越来越喜欢“狐狸精”这个词,越来越希望像“狐狸精”一样展示诱人的风情。女狐仙和女妖精,甚至白骨精,往往成了“狐狸精”的孪生姐妹。

由于在农村,女方家人不想女儿嫁农村人,在多方面反对都无效的情况下,把女儿弄去了广州,女方家有人在广州,有个姐姐也嫁了广州人,所以很容易把她弄到广州。女方家人把我弟弟他们拆散后,女孩每次从广州回家我妈见到就哭,我母亲为这事哭了好多回,在很多人看来我弟弟和那女孩是无缘份了。女孩到了广州后住在姐姐家,姐姐为她介绍对象沒有一个欢喜的,经常吵着要回家,几年后女孩真的回到老家,回来后和我弟弟继续未了情,这时我妈可高兴了,变了另一人似的经常笑口常开,最后我弟弟和她结了婚,生下四个儿女都很有出息,这一对算不算缘份?

在现代影视作品中,“狐狸精”的角色越来越受到女星们的青睐。首先,这样的角色不仅赋予了她们“大尺度”的演技,而且也满足了她们“被男人们喜欢”的虚荣心。此外,这样的角色也满足了女星内心中想要释放的那种诱惑与妩媚,妖艳与放荡。想做个“狐狸精”,努力做个“狐狸精”,越来越多的女星愿意尝试这样的角色。《封神榜》中的傅艺伟、温碧霞;《聊斋之画壁》中的贡米;《天师钟馗之美丽之罪》中的霍思燕;《倩女幽魂》中的王祖贤;《画皮》中的周迅等等,都是男人们追随的对象。

我另一个弟弟71年偷渡到了香港,我父亲在澳头做生意时认识附近村子一个人,两人成了好朋友还结了老同,我父亲和同年爷后来也到了香港,同年爷比我父亲早到香港一年,在大埔元州仔开了一小店,后来我父亲也在元州仔另一处也开了一小店,由于离得近两人经常有来往,同年爷有个女儿在乡下老家,同年爷一贯都有一想法想把女儿嫁给我弟弟,后来同年爷女儿也到了香港。

男人“狐狸精”情结的另一个重要场景,就是艳遇(affair,one’s romantic
history)!所为艳遇,其实就是遇到了美丽!因为艳遇,才算的上是遇上“狐狸精”,或成为“狐狸精”的“美食”!然而,艳遇不是邂逅,邂逅只是不期而遇,往往是美好的结局。而艳遇之后,流动的水,开放的花,成长的果,并不总是甜美的,因为“狐狸精”并不总是好的。这世上,有好“狐狸精”,也有坏“狐狸精”。即使是坏“狐狸精”,她们原本也只是希望有一份爱而已,只是获取这份爱的方式比较极端而已。

同年爷和我父亲谈过好多次,我父亲也有这种意思,后经我弟弟和同年爷女儿同意见了面,算是相亲吧,见了一次面后两人一直没联系,可能我弟弟没看上人家吧。大约四、五,过去了,有次我弟弟春节从香港回老家过年,期间找他那班小学同学聊天,小学同学听说我弟弟在香港还沒结婚,想帮我弟弟介绍对象,说对方也是刚从香港回家过年的也是单身,一班同学豉动我弟弟见下面无妨,就这样在同学搭桥拉线之下大家一见面,原来介绍对象是同年爷女儿,在香港己见过面只是没有联系过,巧不巧?后来两人结了婚生活在香港,这又是不是缘份?

艳遇之痛,那就是快乐的另一面。艳遇,可以是真正的苦,也可以是恨的极致。艳遇里,不同男人有不同的演绎,也可能在不同时段有不同的感受。痛,是真实存在了,因为艳遇之后会留下诸多遗憾。艳遇,也没有人可以阻挡,因为男人们始终相信艳遇。其实,在现代社会中,女人们也希望有艳遇,遇上自己心目中的宝马王子或白马王子。她们希望自己就是那个“狐狸精”,这样才能得到自己心目中的宝马王子或白马王子。一个好女人,在真心相爱着的男人面前露出“狐狸精”的诱惑尾巴未尝不可,而在其它无关紧要的男人面前,却需要保持淑女的矜持。

有缘份可讲吗?近代中国式的结婚,这次旅游见闻千奇百怪,在此说说个别地区有关王老五找老婆听闻,国内农村人要找个老婆看来不容易(除非爆发富或有钱人),国内男多女少是不争事实,找个老婆谈何容易,有些女方的无理要求有失常理,好像卖女而不是嫁女,男方要有房有车不说礼金还不能少,最好在其它城市还有楼越多越好。

所以,这世上不可能消灭“狐狸精”,也不可能消灭艳遇。男人是真实,贪婪是存在的,猥琐是永恒的。但是,男人还有一个天职,那就是如何面对诱惑的考验。有的男人过关了,但是仍然痛着,这是遇到了坏“狐狸精”;有的男人倒下了,痛着却不敢喊痛,这也遇到了坏“狐狸精”;有的男人痛但却快乐着,是因为遇到了好“狐狸精”……一个好男人,在真心相爱着的女人面前心甘情愿地被“狐狸精”所迷惑未尝不可,而在其它无关紧要的女人面前,却需要保持男人的高傲与本分。

我有个朋友家乡嫁女要求,礼金最少50万,楼房起码要有一栋,汽车就不用说了否则免谈,50万元加上汽车再加一栋楼作为礼金过到女家,女方再将这些作为嫁妆返回俩小口,看來女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男方父母必须想尽办法弄到这笔礼金,否则儿子只有光棍一条,昂贵的嫁妆不是普通家庭应付得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