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证当分虚实治,仙鹤草治慢性咽炎

“喘证”是指呼吸不畅顺或困难,严重时可见鼻翼煽动、张口抬肩和不能平卧。如持续不解,可由喘至厥。本证见于各种急慢性疾病的发展过程,常为某些疾病的主症和论治中心。现代医学中的支气管哮喘、慢性支气管炎(喘息型)、支气管炎、肺炎、阻塞性肺气肿、心源性哮喘、肺结核等病在发生呼吸困难时均属于“喘证”范畴。

患者李某某,女,25岁。2006年3月21日初诊。咽痒,喉中异物感、烧灼感,时轻时重2年余,多家医院均诊断为慢性咽炎。查见:咽后壁增厚,咽部充血,舌红少苔,脉细。诊断:慢性咽炎,证属阴虚痰凝。处方:仙鹤草30克,南沙参18克,天花粉15克,茯苓20克,瓜蒌皮15克,桔梗18克,枳壳
10克,甘草5克。5剂,水煎服,日1剂,饭后温服。

诊断:荨麻疹。

冬季多喘证。喘证的病因虽多,但不外为外感和内伤两方面。外伤为六淫侵袭,内伤为饮食不节、情志不调、久病劳欲等所致。病机有虚实的不同,有邪者为实,因邪雍于肺,宣降失司;无邪者属虚,因肺不主气,肾失摄纳。

二诊:咽干痛稍缓,原方仙鹤草加至40克,继服10剂。

辨证:肝胃热盛,蕴于肌肤,兼感风侵所发。

对于喘证的治疗,一般实喘在肺,治以祛邪利气,可根据寒、热、痰和气的不同,分别采用温宣、清肃、化痰和降气等法。虚喘邪在肺肾,治以培补摄纳。针对脏腑病机,可采用补肺、纳气、益气、养阴等法。如虚实夹杂、下虚上实者,应分清主次,权衡利弊,标本兼治。

三诊:咽部异物感、烧灼感明显减轻,查咽部黏膜微红,舌红苔薄,脉细数。处方:仙鹤草35克,南沙参20克,桔梗15克,黄芪12克,茯苓15克,甘草5克。10剂,水煎服,日1剂,饭后温服。

治则:清泻肝胃之热,佐以疏风止痒。

实喘的治疗

四诊:诸证悉除。为防复发,用三诊方加减调服20剂,嘱多喝水,尽量减少说话时间。随访2年,未见复发。

处方:龙胆草,栀子,黄芩,柴胡,夏枯草,生地黄,牡丹皮,车前子,通草,黄连,知母,白鲜皮,浮萍,蝉蜕,甘草,水煎服,每日一剂。

风寒犯肺
症见喘息咳嗽,呼吸急促,胸闷不适,痰稀带泡,量多色白,或兼有恶寒头痛,或伴有发热,口干,无汗。苔薄白。脉浮紧。治法:宣肺散寒。方用麻黄汤加减:麻黄5克,桂枝9克,杏仁12克(打烂),紫苏12克,橘红12克,半夏12克(打碎),白前12克,甘草6克。如寒痰滞肺,痰化不畅,加生姜、细辛、紫菀温肺化痰;如汗喘不已,加桂枝、厚朴调和营卫。

按:仙鹤草味苦涩,性平,入肺、脾、肝经,具有收敛,止血,止痢,杀虫功效。现代药理研究证实,仙鹤草具有抗菌作用,《本草纲目拾遗》引《葛祖方》载
“……喉痹……疔肿痈疽”,《生草药性备要》云“散疮毒”。笔者临证对各种证型的慢性咽炎,在辨证处方中加仙鹤草30~50克,同时观察其苦寒伤阴“不良反应”,随时给予加减调摄,均能起到很好的疗效。

二诊:服药6剂后急躁易怒、头痛头胀、口苦口渴、耳鸣目赤症状消失大半,小便正常,痒感大减,皮损发生次数明显减少,即使搔抓皮损颜色由原来潮红转淡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