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通胸阳解胸痹,大叶藻的功效与作用

蒲老回忆前三十年,有同道苟君年35岁,其人清瘦,素有咳嗽带血。仲春受风,自觉精神疲乏,食欲不振,头晕微恶寒,午后微热,面潮红,咳嗽。众皆以本体阴虚,月临建卯(农历二月),木火乘金为痨,以清燥救肺为治,重用阿胶,二冬,二地,百合,沙参,二母,地骨皮,丹皮之类,出入互进。至四月初,病势转增,卧床不起,渐渐神识不清,不能语言,每午必排出青黑水一次,量不多,予以清稀粥能吞咽。适蒲老于四月中旬返里,其妻延诊,观其色苍不泽,目睛能转动,齿枯,口不噤,舌苔薄黑无津,呼吸不便,胸腹不满硬,少尿,大便每日中午仍泻青黑水一次,肌肤甲错,不厥不痉,腹额热,四肢微清,脉象六部皆沉伏而数。蒲老断为阴虚伏热之象,处以复脉去麻仁加生牡蛎,西洋参,一日一剂[炙甘草六钱,白芍四钱,干生地六钱,麦冬(连心)六钱,阿胶(烊化)五钱,生牡蛎一两,西洋参三钱,流水煎,温服,日二次,夜一次]。服至十剂后,病势无甚变化。诸同道有问蒲老“只此一法”者?蒲老答:“津枯液竭,热邪深陷,除益气生津,扶阴救液,别无良法”。蒲老坚持让患者服至十五剂而下利止,原方去牡蛎续服至二十剂,齿舌渐润,六脉渐达中候,服至二十三剂,脉达浮候,其人微烦。是夜之半,其妻请蒲老出诊,说病有变,往视,四肢厥冷,战抖如疟状,脉闭,乃欲作战汗之象,嘱仍以原方热饮之,外以热敷小腹,中脘,两足,以助阳升,希其速通。这时正胜邪却,得汗则生;邪胜正却,不汗则危。不一会汗出,烦渐息。次日往视,汗出如洗,神息气宁,脉象缓和,仍与复脉加参,大汗三昼夜,第四日开始能言,又微粘汗三旦夕,自述已闻饭香而口知味。继以复脉全方加龟板、枸杞、西洋参,服十余剂,遂下床第行走,食欲增强,终以饮食休息之而渐次恢复。蒲老曰:“掌握初诊,是临床的重点,凡初诊必须详审有无新感,若有新感,无论阳虚阴虚之体,必先解表,庶免遗患,今既因误补,邪陷正却而气液两伤,非持续性养阴生津之剂,使正气有可能与病邪一战而复,不能奏功”。

缓慢性心律失常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窦房结功能衰退、起搏功能障碍;或因窦房结、心房、房室结及房室束病变致传导功能障碍,使窦房结的兴奋激动不能如期下传所致的病症。常见于冠心病、病毒性心肌炎等。以往对其病机的认识,多数认为是心肾阳虚,常用心宝丸(由洋金花、人参、肉桂、附子、鹿茸、冰片、人工麝香、三七、蟾酥组成),但临床发现部分患者服用后会出现口干舌燥、牙龈肿痛、大便干燥等虚不受补的现象,部分患者还会出现血压升高。临床对此类病人常采用温胆汤合瓜蒌薤白半夏汤温通胸阳,通阳开痹。通过温通阳气使由于寒湿阻遏及痰凝瘀血等痹阻之阳气宣通畅达,收到了良好效果。

功能主治

关于温通阳气法

清热化痰;软坚散结;利水。主瘿瘤结核;疝瘕;水肿;脚气。

最早用温通阳气法治疗胸痹者当属汉代张仲景,他在《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气病脉证并治第九》篇中论述了“胸痹心中痞,留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枳实薤白桂枝汤主之;人参汤亦主之”。因胸痹发病机理是阳微阴弦,上焦阳气虚衰,胸阳痹阻,气机郁滞,当急以枳实薤白桂枝汤温通胸阳,通阳开痹。病势较缓时用人参汤温中益气,扶助中阳。则阳气振奋,阴寒自散。叶天士发展了仲景通阳思想,提出“通阳不在温,而在利小便”,后世医家多从温病过程中湿热之邪困阻阳气,治疗须宣畅气机、通利小便,以使阳气通畅方面进行释义。其实通阳利小便是叶氏启发后学之一端,通阳之法还有宣肺、运脾、渗湿之法,而“通阳不在温,而在利小便”也并不仅限于湿热郁遏所致者。

用法用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