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的本质和自然医学,12个证明祖父母创造了生活的故事

随着上周日“祖父母节”的到来,我们网站决定花些时间来给为我们生活做出巨大贡献的祖父母们庆祝一下。邀请你们介绍一下自己的祖父母,和自己的孙子们。我们从中发现了激动人心的故事。以下精选了12个惊人的爷爷奶奶的故事。周四,我们分享了你们的祖父母是怎样影响我们的生活的那些故事。从这些故事中我们看到,他们依然活跃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准备离场。他们主动的参与,希望被认可。祝大家“祖父母节”快乐!

想想世界上的技术。它不断提高。这世界的创新者不断扩大他们的想法和思想来为我们的方便和舒适构造设备。我们期望,当最新和最好的手机投放到市场,它不是这个故事的结束。只有那一刻它是最新的手机。为什么不把这比喻成你自己的生活?

这周是自然疗法周。有谁知道呢?凑巧的是,这正好也是安全驾驶工作周。我想我们给每年的中的几天或几个星期赋予了太多的特殊意义,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体会这些了。我还没听到过理疗家对它的抱怨,凑巧的是,他们热衷于分享这些相关的东西。

理查德·哈恩,艾比、卡登和莉莉的祖父

通过放开完美的概念,你会让自己进入一个生活领域被称为“流动”。这实际上是创造力和突破所在。当你希望所有事都完美无缺,你实际上是阻止你生命的自然流动,因为你紧抓事情应该如何。坚持将事物本可以成为什么的过程放缓。请记住,我不建议你放弃你的目标、梦想和抱负。那些实际上是生活之流的燃料。我的意思是不要忘记你的目标,但也要对过程中的细微波动保持开放。

我最近刚从一位美国自然疗法医师协会的朋友那里了解到了关于这个自然疗法周的知识。我早就知道了这种疗法,从亲近的角度分享病人护理。

“我的第一个孙女艾比出生后不久,我就开始每天读书给她听,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她可以自己吸收书中的章节。就这样她四岁了,因为发达的科技,我们每周一次通过语音聊天软件的视频电脑联播进行阅读,这也把我们连接了起来。我和妻子会买一些经典读物或新发行的读物,我们会买两份作为备份。艾比在匹兹堡有一份,我则在俄亥俄的扬斯敦读另一份。我们会一起翻页。她会问我一些词语的意思。她会对这个故事的主线进行评价,或是说说里面的人物有多漂亮,多英俊,多可怕或是多么勇敢。当我们读完一本书时,会在视频镜头里和对方一起说,‘完成’。我们这样做,直到她6岁,我真是怀念那段日子啊。我们一起读书的那些日子,不管是她坐在我腿上听我读,还是我们相距65英里时一起阅读,对我来说都是一段珍贵的回忆,我相信对她而言也同样如此。现在,虽然她已经9岁了,还是喜欢坐在我腿上安静的读书给自己听。我感到很欣慰,因为我培养了她阅读,学习的爱好,也培养了她的想象力。我想象着有一天她读书给她自己的孩子和孙子们听时,会悄悄对他们说,‘在我小时候,我的朋友也是像这样读书给我听的。’”

对过程开放意味着对扩张开放。宇宙存有我们最好的意图。然而,人类思维很难相信这一点,所以它试图在任何时候接管。并且思想可以体现它的愿景。但事实是宇宙的视力远远大于任何我们可以理性理解的思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听到人们用困惑和敬畏的声音说,“我度过超越我梦想的一生。”

2000年以来,我一直在练习一个特定模型的综合医学模式,包括我的积极协作或是像我这样训练的人和理疗家,这贯穿于最初的评估和对病人的后续照顾中。我们的模型已经被报道过很多次了,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我将指出这个模型的基本原理是套历史悠久的概念:“两个人的智慧胜过一个人。”我结束了在内科医学,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的派驻。这是一个相当广阔的领域。保证其专业知识在这些学科中的运用,并添加完整的天然药物(如植物和草药,身心医学,传统的医疗实践,针灸,按摩疗法等),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特丽莎·怀兹,17个孩子的祖母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已经投降了。在某些程度上,他们决定给出他们最好的,但遵循一个潜在的事情应该如何如何。如果我们学会放弃的艺术,同时相信,这时奇迹就会发生。这也是我们与生活手牵手实现我们的梦想之时。

所以,当建立一个综合医学诊所的机会出现时,我去找了些聪明人合作。理疗家是很合适的人选。

“有那么多孙子女,他们的年龄从1岁到将近27岁不等,我喜欢和他们一起做一切事情。抱着小宝宝对他们说话,和年幼的一起野餐,和年长一点儿一起去公园散步,读书,跟他们讨论他们所遇到的难题。我们做了些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和他们在一起。遗憾的是,只有3个孩子住在我附近,不过通过手机和视频聊天软件,再加上那么多分散在一年各个时间段的生日派对,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与对方联系。我对他们的期望就是,他们能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来让人生得到满足。我希望他们充满同情心和爱心(他们已经做到这一点了),并且用自己的创造力来把自己和周围的人的生活变得更好。最重要的是,我想让他们知道,他们是如此的可爱。我的愿望是把大家都聚在一起来张合照,当然这已经做到了!我的两个大孙女庆祝生日时,我把所有人都叫来和我照这张合影。能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感到幸运。”

我们只是暂时在这个地球上。这种生活并不是很难。这意味着无尽的测试和教训。但这些测试和教训并不是为了让我们更加僵硬。他们实际上是用来软化我们的过程,让我们释放我们的焦虑和投降我们的欲望,为一条超乎我们想象的道路。

自然疗法医生,实质上就是有自然疗法医学博士学位的医生。与我们理疗家一起完成四年的大学,然后适用于自然疗法医学院校。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有四年的研究生经验。之后,有的继续在学校接受医师培训,有的直接付诸实践。付诸实践之前,要通过理疗家董事会考试,满足国家许可要求。

安吉拉·摩拉格尼,安格尔,加布里埃尔,DJ和韦德的祖母

完美主义是僵硬的。放弃和接受是灵活的。灵活性是生活之流的门户。流动是生活居住的美丽所在。

在自然疗法医学院的前两年和其他普通医学院的生活差不多:花无数个小时在教室里学习理论基础。随后的两年就分道扬镳。我们在对抗疗法的医学上花每周至少100个小时在医院,从皮肤科到神经外科等各个学科来回学习。我们与自然疗法的同行做门诊医疗,包括草药,从中国和印度传过来的传统医疗,营养疗法,生活方式的医学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