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者的性欲观,的盲点与洞见

图片 1

女权主义者的性欲观(读书笔记:杰茜卡瓦伦蒂:《正面全裸的女权主义》)我一直以为,女权主义者都是些身穿男性西装剪着男人发型叼着香烟不刮腋毛的中性人,直到读了瓦伦蒂这本《正面全裸的女权主义》。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女权主义者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不仅如此,她们的欲望比普通女性更直白,更强势,更利己。瓦伦蒂用了整整一个章节来阐述女权主义的性欲观。标题是《女权主义者更擅长干那事(以及其它关于性的提示)FEMINISTS
DO IT BETTER (AND OTHER SEX
TIPS)》。她开宗明义就自我标榜“我在床上比你行,而这得归功于女权主义。”(I’m
better in bed than you are. And I have feminism to thank for
it.)现代男权社会对女人有一种自相矛盾的双重标准:一方面,女人在白天接受“守贞教育”,晚上则在电视上看到“女孩也疯狂”的广告。一方面,女孩被教导说婚前性行为是不对的,另一方面又告诉你,你若想成为一名春假辣妹,你赶紧对着镜头宽衣解带吧!(When
you’re getting abstinence-only education during the day and Girls Gone
Wild commercials at night, it’s not exactly easy to develop a healthy
sexuality. You’re taught that sex before marriage is bad bad bad, but
that if you want to be a springbreak hottie, you’d better start making
out for the
camera.)守贞教育家是这么来教育女孩子的:“你们的身体就是一根棒棒糖。当你们与男人发生性关系时,他剥去你的糖衣,含吮起来。当时可能感觉不错,可遗憾的是,他与你完事后,你们留给下一位伴侣的就是衣冠不整,口水臭味的残渣。”(“Your
body is a wrapped lollipop. When you have sex with a man, he unwraps
your lollipop and sucks on it. It may feel great at the time, but
unfortunately, when he’s done with you, all you have left for your next
partner is a poorly wrapped, saliva-fouled sucker.
“)够耸人听闻的。不过女权主义者不吃这一套。瓦伦蒂提出的口号是:“我的处女膜我做主!(Our
Hymens, Ourselves
)”她说:“我从未闹明白处女贞操有什么大不了,真的。我的贞操在中学时代就被一名男朋友没怎么费劲就夺去了。我们后来还约会了好几年呢。我还以为会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呢,没有。我总觉得这种把处女贞操当成如花似玉一回事很愚蠢。所以你可以想象,当我发现自己原来是被用过即弃的垃圾时有多愕然。”(I
have never really understood what the big deal was about virginity.
Really. Mine was lost without a great deal of fanfare to a high school
boyfriend whom I dated for several years afterward. I expected to feel
different—I didn’t. The whole precious-flower-virginity thing always
seemed silly to me. So imagine my surprise when I found out that I was
just a used-up piece of trash without
it.)我比较纳闷的是,女权主义者总体上是鄙夷男人的。可是在处理自己的情欲时,她们对男人的态度显然又是另一番风景。诚然,她们与男人上床,再也不是为了讨好男人,更不是为了繁衍后代,而纯粹是为了自己的愉悦。用瓦伦蒂露骨的话,就是:一边做女权主义者,一边啪啪啪!(f***ing
while feminist
!)只是,面对一位性欲如此高涨态度如此强势的女权主义床伴,哪一位小男人消受得起?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需要请通知删除
右边那位属于时髦“知识青年”,生活就是坐在空调办公室里转转脑子椅子、购购物,喝喝咖啡,偶尔到郊外太阳下拿点维他命D,今天俗称的小资。她们面貌白净光鲜,衣着讲究。一副弱不经风之态。因为脑瓜子聪明到日夜都在运转,为男人为家人为财为面子为名声为掌声为回头率为更好为最好……
所以她睡不着。虽然那床的设计制作符合人体工程学,躺那上面会比泥巴地上舒服得多。
以上两类女人,相信有点阅历的聪明男人不会随便说谁好谁不好。而对于阅历少或还是空白的男人来说就麻烦。比如山窝窝里飞出的凤凰男,
贫寒平淡寡淡的穷乡僻壤男羡慕诸如上海小姐之类的所谓小资女人:她们皮肤多白净呀!多会穿会打扮呀!看她们多有文化呀!多有气质呀!举手投足都那么的得体。再看看自己背后那些傻大姐们,傻大黑粗,满身汗土,说话粗声大气,和小资们比简直就是原始社会的人.他们绝对会说右边的小资好。

而中年女人,当然是指有钱有闲、无依无靠的一类,风情如火,吞狼咽虎的,没见过世面,没上过战场的小伙子,一经沾身,马上醉倒。他如何是老大姐、老阿姨们的对手?他又如何能承担起伺候“老”婆,平衡阴阳的重任?

画面左边这位五大黑粗,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因为脑袋简单,装的事不多,无非就是靠勤劳弄点小钱使自家人能吃饱穿暖。找男人也不指望学历多高颜值多少,绅士不绅士,有力气犁田有力气给她身体下种,和她快乐中生娃就行。
因为大部分脑细胞用不上,所以就休眠,所以无论挨着床板,地板还是石板泥板,都能睡的香。休息好,身体也好,所以她们大多身形胖胖壮壮的。当然如果她的脑袋复杂些,肚皮里装的有墨水,而且出生在上海之类的大城市,那么这样的身体就不叫傻大黑粗、应该叫丰胰丰满或性感,尤其是大都会的小资们一窝蜂上时装商当,整的男人们有苦无女人care的以虚弱为时髦的今天,她那具旺盛生育力的圆滚滚的大屁屁,应该是很讨男人喜悦的。可惜的是她吃亏在了没条件受好的教育,泥巴味儿太重,太不懂玩驱赶平淡生活的情调游戏,不合时代潮流。让男人特别是有点墨水的年青男人们没法接受,觉得和她混没有面子。

男女同在,说白了,也就是阴阳平衡。同在,不仅指混在一起,睡在一起,还要搞在一起,扎成一堆,抱成一团,越亲密无间越好。

北方农村曾流行过一句黄色顺口溜,高婆娘,矮婆娘脱了裤子都一样

所谓“阴遇阳则通,阳遇阴则化”。“阴”没有遇到“阳”,“阳”不让见到“阴”,双方无法通化,自然不能平衡。夫妻亲密有间,老爷们“三过其门而不入”,长期对空开炮,射非其所,时间久了,笃定受到锉伤,“阳梗”必然导致“阴滞”,这与鳏夫打手铳,寡妇玩如意的暗伤,一样严重。

弄个知书达理或知书而不达理但很会调情和情调的右边那个她,自己这个山窝里的草鸡也感觉泥草味儿越来越淡了。不知不觉也小资起来。只是时间久了才发现,国女小资们的本质并不像其外表看到的那么舒心顺眼,光鲜靓丽下面还有不少“疤癞”。什么自我优越、蛮横跋扈、公主病、自我金贵
自以为是……
全是煞你风景折你寿命的东东。当你几经小资们的折磨后,再看左边那类五大黑粗村妇,只要你肯放下你那毫无用处的浮华面子,你会发现新大陆一般看到她们的诸多好处来:任劳少怨守本分,对你忠心耿耿,敬慕有加,你在外面当一天孙子,回家总还能从她那得些安慰,因为进屋你就是神。她在外面不行最少在家里可替你撑起一片安逸让你休生养息,不说别的,光枕着那因体力劳动而来的宽,厚,实且弹力十足的丰乳和粗壮大腿,就能给你一种小船进港湾之感。她眼里的你可是她真正的领导哟!,而不像一般小资青小资中女,虽然嘴巴上对你领导领导的叫,那只是调侃式的顺口溜而已,傻子才会当真。实际上小资女们所追求的一直都是领导你。所以,能放下虚架子的成熟男,包括凤凰男,看到这幅照片上的两个女人,一定会感触良多。
一夫一妻制虽最大程度地保障了合理分配了性资源、也基本平了繁衍权,但那只是理论上的,现实确是,很多人在一夫一妻的框架下偷占分外资源和频密换人,男女以”分段合理合法”抵消了从身体到精神情感都要一夫一妻制的初衷的不合现实。没办法,内貌无完人,外貌差别大,再加性情各异引力不同,再加从天而来无可更改的皮肉的各人大别、能情全投意全合,能周全男人所有妄想和向往的女人这个世界不可能有。此种情况下,除了止步、把此起彼伏的欲望和冲动强压下去,就像战场上一瘦弱单兵面对强大的敌兵队伍的刺刀,只有投降。硬要鸡蛋碰石头,去和无底欲壑较劲,你的命会更苦。
前天在一小镇碰到一个黑瘦的伊朗男人到一熟人的便利店买烟,后来店主说这位有五个老婆,我说小镇又没什么工作机会,这么多老婆她们除了生小孩靠政府福利养活自己,她们能活好吗?店主说这个伊朗男人不错,他靠买烂房子装修转手或出租讨生记,很是勤劳。怪不得一脸疲惫衰相。
每个男人都有猎尽天下美色的高大梦想,所以即便如这位拥有五个婆娘的伊朗男,他也不可能对自己的生活满意,连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天下极品女色的皇帝都不能满足、要挖地道猎更奇呢!
人类被自身的方寸凹凸 和一幅臭皮囊折磨的可真苦。
往欲望深处无止境用功依然空受累-依然不满足不幸福,又不甘清心寡欲于平淡日子。站在男人的角度,我倒觉得现在的新人类真的比我们这些“旧社会”的男女幸福得多也聪明得多。他们在男女情欲矛盾中可周旋的空间比我们大得多得多,我们深受传统道德的影响进不敢退不甘。而“新社会”的新人类不受这些条条框框影响,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去表达尝试去实现自己的需要,萝卜白菜辣椒甜点都可以大大方方去试吃,最后哪个相对最难腻味,就保留。他们可以慢慢去认识自己。面对万花筒般的花花世界,他们不会迷失,迷失的反而是过时的旧人。所以,但凡报纸新闻爆出的那些极端贪名贪利贪女色的大多是老家伙们,而新人类们反倒活的有自己的个性。他们年纪虽小,阅历不少,少小年纪便借时代赋予的自由和宽容明白了自己的真实需要,有能力归纳出自己最需要的,分清楚什么人事只会浪费生命。
老家伙们真要好好向年轻人学习,既然生不逢时,没赶上四九年前,又错过打开国门迎接西方来的自由风,就只能对欲望做做减法,尤其是那些有权有钱又有势的老男人,要活的真正简单且幸福,生命中有这么两个女人愿意将就你就该知足了,一个劳你筋骨,磨你精神,一个抚慰你的身心放飞你的灵魂。无论是同时还是分段。
西方朔2017-5-25 侃于北美

现代男女,恩爱夫妻,为了避孕,很多男人都选择“戴套”,很多女人都让老公采取“体外射精”之法,硬把“阳气”与“阴体”,人为地隔开。这样看似男女同欢了,但实际上阴阳并未大乐,也未平衡。

图片 1

饮食男女,虽然与每个人的相关度最高,人们对它的熟知度也最高,但其中的盲点却是最多、最大、且最深。例子嘛,小男孩摸鸡鸡——手到擒来。

这么糙的不合实际的顺口溜难怪出自相对封闭时期农村男人之口,其实婆娘们不止身体性情差别大,带给男人的享受和折磨一样差别大。

天生男女共一处,民以食为天,以饮为地。所以,为人不可断饮食,亦不可绝男女。男女需要饮食,饮食成全男女。饮食男女,天经地义。

殊不知,20岁上下的小伙子,精力旺盛,想象力丰富,眼前无妓,心中有妓,夜以继日地宣泄,导致精神恍惚,肾亏乏力,惨白浮肿,那情形一如大烟鬼。

然而,越是天天见、月月逢、时时刻刻需要面对的事,往往盲点最多,洞见最少。大麻脸上,即使有一颗美人痣,也很难受到人们的特别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