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难谈,男人死不认错

图片 8

读大陆男作家的文字,如冯唐和李承鹏,依稀总闻到一股青春期沾满男性荷尔蒙的被窝的味道。阳刚粗犷的文字,乍读起来酣畅淋漓,大呼过瘾。读着读着,就开始有点感觉好像在公共澡堂里,大家互相肉帛相见,貌似面不改色心不跳,隐隐约约却感到不适与尴尬。最后草草冲洗完毕,换好衣服走人。

大概是受了孔子的影响,中国人无论品人还是论事,都喜欢“一言以蔽之”。语言简洁,虽然给人清爽练达的感觉,但也常常以偏概全,更容易产生歧义。比如,最近国内有同学问我,若用一句话来概括现在的中国男女,句将安出?我想了一阵子后,回答他说:“男人死不认错,女人死不服老”。同学觉得这句话很有概括力,也很生动,但我自己觉得这话颇有些问题。

Associated Press
的美联社报导,非洲国家斯威士兰(Swaziland)毎年八月为国王姆斯瓦蒂三世选妃历行阅美女式。那个姆斯瓦蒂三世国王尽管已有14个妻子,但是他的处女情结决定了他继续万里挑一再娶新的夫人。

读港台男作家的文字,如董桥,却犹如置身于旧时英国乡间大宅,仿佛踩着饭厅厚厚的土耳其地毯,地板吱吱作响;桃木餐具柜子里亮着明晃的银器,隐隐有一股丝绒锦绣的陈年尘味。读董桥,感觉自己要么是西装革履叼着烟斗翻着《泰晤士报》,要么是长衫马褂捧着茶盅坐在酸枝椅上品玩嵌螺钿百宝的明清提盒印匣。

因为说“男人死不认错”,绝对不是指所有的男人,在所有的场合都如此;说“女人死不服老”,也很可能被误以为“不服老”的心理和行为都是积极的、正面的、值得肯定的。所以,对这句话,我还是需要做几点补充说明。

图片 1

大陆男作家好像都善于或者乐于男女之间细节的描写,而且写得毫不遮掩旁若无人直抒心曲。大量身体敏感器官的词汇,近乎医学教科书般的生理反应与动作描写充盈着字里行间,让男读者读得唇焦舌燥,女读者脸红耳赤:

男人死不认错

不料,姆斯瓦蒂三世的情牵处女以致乐极生悲,一辆卡车载着大批少女前往王宫供国王选妃时,与一辆厢型大卡车相撞,至少造成38名前往王宫选妃少女丧命。
美联社报导说,前天28日有一群参加选妃阅美女式的少女搭乘一辆无遮盖的卡车前往纳妾庆典时,在高速公路上不幸发生车祸,车上38人死亡,20多人受伤。少女们当时正在前往斯威士兰王宫参加每年一度、历时八天的乌兰加节又称芦苇舞(Umhlanga
or Reed
Dance),也就是该国国王选妃的盛大活动。图为斯威士兰选妃发生意外后,警方阻止现场记者拍照–美联社

“早上太阳底下,她们的的确良或是乔其纱的小褂半透明地摇摆,很容易知道有没有戴奶罩,甚至看到背后是用纽扣还是搭钩固定的。现在想起,这种半透明的摇摆比抽屉里的成人陆逊淫荡百倍。”(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关于“男人死不认错”问题,柏杨死侠和易中天活侠,都曾做过刨坟鞭尸、挫骨扬灰的批判,但两位大侠数落的,全是党徒和政府官员。其实,不肯认错的男人远不止这两类。心智不全的小男孩、道貌岸然的师尊学长、所谓的富商大贾企业家等成功人士、骄横的兵痞匪霸、倔老头等,都不肯轻易认错。

图片 2

“我的下身不停我解释,打个响指,上指青天,像是野狗听见动静,迅速地把两只耳朵竖起来。我屏息凝神,口念“唵嘛呢叭咪嚒,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十四字真言。我想不明白,我好好学习了,早上起来,为什么我的下体还是天天向上?”(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多年以前,我们两男一女三个高中同学聚会。男同学做东,我和女同学作客,聚会地点在男同学家。我带了儿子,女同学带了女儿。男同学的公子90年生的,最大;女同学的公主91年生的,居中;我的犬子94年生的,最小。仨孩子都是10-14岁的懵懂少年,不知怎么玩恼了,把小公主给惹得大哭。

美联社的报道说,人权组织表示,意外发生后,斯威士兰官方阻止现场记者拍照,也企图阻止记者报导事件,但姆斯瓦蒂三世国王昨已承诺会对受遇难少女家庭作出赔偿,并表示当局正在调查此意外起因。今年约有4万名未婚少女参加芦苇节,依照习俗,这些少女均须通过年长巫女的检查,被肯定确认是处女后方才能入宫参选被阅。
她们会在宫中手持芦苇、赤裸上身在姆斯瓦蒂三世国王前载歌载舞,而国王通常会从中选出一人做他的小妾。被选中的少女可获得数十头牛等厚重聘礼,且有望改变家族命运。由于斯威士兰施行一夫多妻制,国王现在已非常辛苦、拥有14名妻子。斯威士兰发生重大车祸后,并没有影响三世国王的纳妾情趣,他照样强忍丧痛、怒娶第15任小妾–一个才18岁的小女人,下面就是
Kenyan Online 的报导- Swaziland King Takes 18-Year-Old Virgin As 15th
wife.

“不二有很好的听力,他听见弘忍右脚大脚趾敲打靴底,左侧大腿缝匠肌强直,整个阴囊上毛孔肃立,阴毛金刚样炸开,阳具佛塔样强直,马眼处溢出小量液体,仿佛竹竿上的露水缓慢生成,逐渐汇集到竹叶的末端。不二还有很好的嗅觉,他闻见玄机青细的点点滴滴的发根茁壮生长,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摩擦丝质僧衣,小腹收紧后浮起浅薄的汗水,阴毛菩提样摇曳,阴户莲花样开阖,阴唇湿润,仿佛荷叶背面的绒毛附着的一层淡淡的水气。”

男同学经过询问得知,是公子拒绝把自己的玩具给公主玩。于是男同学夫妻把公子叫到另室,劝他拿着玩具向公主认个错,哄哄妹妹,可公子死活不肯,父母越是苦劝,他越是倔强。男同学气得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被打后的公子,一边号哭,一边不停地大声反诘:“我没有错,凭什么向她认错?!”好家伙,他那鼻涕泡飘得似肥皂泡,那脖子梗硬得呀,简直像个石狮子。

图片 3

“我只知道当我奋力搂住她时有种破碎的宿命感,万念俱灰的快乐。

错,原意是金属涂料,粉饰泥像、木偶和其他不好看外表用的。认错,就是把金光闪闪、鲜艳迷人的涂料刮除,暴露被粉饰物的真实面目,这对被粉饰物本身来说,当然是丢人、露丑、不体面的事。

这是斯威士兰国王姆斯瓦蒂三世和他的原配妻子图king mswati iii wives
pictures Swaziland。

卓敏一开始阻止我的进入,拼命抓扯着我,用经舞蹈训练而非常有力的双腿阻挡我,情急之下甚至用藏语大声骂我。她的力量打得惊人,但某一刻她突然放弃,也许是看见我凶狠的眼神选择放弃。她就像一头优雅的藏羚羊,没日没夜地逃避野兽追杀,一旦被叼住脖子就放弃抵抗,温柔无助地接受屠杀。

中国的传统教育,喜欢在道德和学问两个方面拔苗助长,把普通个人的自尊拔高到超人的地步,上智下愚、官尊民卑的社会等级制度,又如同上房拆梯,让自尊心强的普通男人和地位高的权势男人,都无法屈尊降卑,走下高大上和伟光正的神坛。殊不知,在上何如在下好,下来还比上去难。

图片 4

渐渐,她下意识随着我的节奏而耸动,她的身体像一根柔韧的青藤,肌肤散发着酥油茶的清香,而且,中央处如同一块散发青草气息的淤泥把我往下吸拽,我身陷其中,温暖得无法自拔。

尽管至圣先师曾教导我们,“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可很多后世学人宁愿“不智”,背上糊涂虫的黑锅,也不愿丢了“不知”的颜面。在为官从政者看来,“错”通常连着“乱”,为尊在上的如果认错,就容易导致秩序的混乱,而从古至今皇帝老儿和冠带群臣最怕的,就是天下大乱,上大人为了维稳,不得不死不认错。

前天28日,参加选妃暨阅美女式的少女群情激奋。

她的声音像婴儿的哭啼从遥远的地方飘渺传来,有某种伤心,甚至某种神秘。。。。。。我像驾着一辆失去制动力的车被甩向漫无边际的天空,脑海里突然划过一抹碧玺晶莹剔透的光芒,刺痛着我的整个脊梁,我大叫:“我死了!”

民国以降的党国政府,虽有纠偏的,却很少认错的,更没有道歉的。原因很简单:党非一人,领导人前任后任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下至普通党员,上至总书记、总核心、总顾问,无不缺乏整体观念和荣辱意识;最高权力交接又没有统一机制,随人性和随机性比较大,加之利益的绑定效果,致使“为尊者讳,替前任盖”的潜规则盛行。所以,党国永远是一人犯错,千人不认。

图片 5

然后无声无息。

中国男人认错难,主要是上对下、尊对卑、强势对弱势、官员对百姓认错难。皇帝对大臣,领袖对边角,老师对学生,家长对小孩,牧师对信众,大V对粉丝,这个顺序上绝对是认错难,难于上青天。而反过来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官员下级对上级,委员对委座,不带长的对带长的,放屁不响的对放屁响的,无论认错的频率,认错的态度,还是认错的艺术和真诚度,都绝对世界一流。

图片 6

终于,她像一个柔弱的婴儿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不知为什么,嘴里有种倦怠的忧伤。”(李承鹏:《你是我的敌人》)

记得父亲对我说过,文革时期黑五类的怀中总是揣着写好的检讨书,随时随地掏出来念给批斗他们的领导和群众听。有一位当处长的朋友曾在我面前炫耀说,他为官多年,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秘诀,就是勇于并善于向上司认错。

图片 7

旧派文人道貌岸然的衣冠之下也有一颗禽兽之心。但亵玩的文字绝不会像冯唐李承鹏们那么纤毫毕露:

中国男人在平级、平辈、同龄、同性之间,认错也很难。我出国前曾在粮油公司任职,有次班子开会讨论往来帐问题,平级且同龄的副总经理主持会议,并在会上向我无理发难,我一怒之下甩手不管,将一千多万货款的追收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吓得一把手赶紧责令那位副总经理向我道歉。那家伙当晚向所有班子成员致电道歉了,说自己做的太过分,可就是不肯向我道歉。

图片 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